肥水不流外人田小说免费阅读

類型:知識劇地區:乍得發布:2020-10-01

肥水不流外人田小说免费阅读 劇情介紹

肥水不流外人田小說免費閱讀為首的禁衛軍統領看到小皇帝所在之地后便帶著禁衛軍走來,不流在經過聞多身旁時,不流看了他一眼,隨后跪在小皇帝面前,說道‘臣不辱命,已經大功告成!’‘放心,我到時候給你一只腳,讓你抱著我,我帶著你飛。’

‘怎么,生氣我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打你耳光了嗎?’剛剛爬上樹坐穩的心看到張元沒看她,還是一直盯著月亮,不聲不語,問道‘當時的情形.....’小皇帝看到后點了點頭,外人隨后看向一旁,說道‘相輔大人,你要去哪里?’‘沒事,那一耳光,我還要謝謝你,你打醒了我突然許多幻想與不懂事。’

風吹過樹梢,心緊了緊了身子,看了看張元,又看了看月亮,突然尷尬的笑了一下,見張元還是無動于衷,只能硬著頭皮說道‘那這是怎么了,你說你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是怎么回事?’‘是一些我弱小不懂事的問題,也不是什么大問題,沒什么的。’在人群后方,說免悄悄快步行走的聞多被喊住了身形,說免他頓時愣了一愣,隨后干笑了兩聲,轉身看向小皇帝,行跪拜禮,說道‘皇上,臣是想去中州城內,安撫百姓,畢竟......’

‘不用了,肥水費閱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與你商議呢。’小皇帝突然一改前態,再也沒有了稚嫩之氣,轉而君王之姿盡顯無疑。自此,二人只是傻坐著,心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張元也不打算開口繼續,二人就這樣大約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張元突然起身說道‘走吧,你已經冷的在哪瑟瑟發抖,為何卻要陪著我在這,我們本來就是陌路相遇,我們一生或許還要遇到與做出許多不得已的事情,為何要計較前一段時間的事情,那些,已經過去了.....’

心看著張元從樹上跳下,慢慢的走向商隊,不知為何,她從這個男子身影看到了一些自己說不出來的東西,深深的吸引著自己,自己歪了歪頭,又搖了搖頭,最后無奈的跳下樹梢,走向商隊人群.......‘還是我太心慈手軟。’聞多看到小皇帝如今的模樣與氣質后,不流突然自嘲的說道‘沒想奧你利用了所有人,不流為你做了這樣一件事,看來,誰參與這件事,誰最后的結果你早就設計好了?’第二日天剛亮,正在熟睡的心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到有些人還沒起,有些人在收拾東西。

‘你現在突然明白也不晚。’小皇帝一只眼抽搐了一下,外人看著禁衛軍將聞多與一個個與聞多私交甚好的官員一柄抓起來后,外人冷笑一聲,說道‘將他們都打入天牢。’‘醒了,你的.....還挺勤奮,我都不知何時,他便起來開始練內功了。’心一臉疑惑的看著過來和她說話的虎常。

虎常看到心一臉疑惑的樣子后,拍了拍后腦勺傻呵呵一笑用手指向不遠處正在認真練功的張元。隨后,說免一大批官員被禁衛軍帶走。

心順著虎常手指方向看去,張元不知何時已經一個人在一塊平地上練著他師傅教他的內功心法,心內平靜的感受著此地的大自然,感受著風的走向,花草的變化,樹木的微動.......‘聞多想要與北冥之人串通,肥水費閱等待時機成熟,肥水費閱他便要殺了我做赤水國國君,這一點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我年幼,無法與其對抗,幸得皇姐一心為國,不懼艱險引兵來救,請受弟一拜!’小皇帝的話語瞬間傳入了每一個人耳內。‘了不得,你的老相好了不得啊,對你可是忍讓萬千啊,如此心法,上上之道,恐怕教他武功之人不是一般之人啊,你還如此對待人家,小心哪天翻臉將你痛揍一頓。’

心看著對自己擠眉弄眼的虎躍,那大光頭是油光發亮,不由得噗呲一笑,問道‘他?他會個屁武功,被人打的滿街跑,刀都上脖子了,也不敢還手。’一旁的虎常虎躍是滿臉不信的看著遠處正在練功的張元。‘安姐姐和宋大哥肯定能安然的回來吉人自有天相。’一旁心不知何時站在了虎躍身旁一同說道。

原來,不流小皇帝也是知道此事不可為,不流但是當初礙于聞多的脅迫,逼不得已,如今自己忍辱負重,又在皇族長公主的幫助下從奪皇權,放下九五之尊的身份盡然下跪拜謝皇姐以及所有有功之臣,這一幕讓所有人為止歡呼。此時的張元自昨晚突然明白一些事之后,感覺自己突然對一些事有了新的了解,此時的他淡定的立在平地之處,雙目緊閉,感受著周圍的環境,起先知覺雙目猶如被太陽直射一般,整個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慢慢的,白光散去,一雙眼睛與自己在對視,慢慢的,越來越遠,越來越遠。呼,一絲微風拂過,這是什么,為何有一絲陰冷之氣與自己身體在接觸,可到了身體之內卻變成了一絲柔和之氣,在煥然全身,舒服異常。

商隊一名老者瞇著眼睛也在死死的盯著張元,看到張元一舉一動,一絲變化,手捋了捋胡須微笑的對著虎常幾人說道‘各位,老朽眼拙,不知各位如此神通廣大,有名修仙者在我商隊護我周全!’‘放他下來吧,外人他不是傻子,因該聽懂我剛才說的話了。’‘咳咳~是老朽一時剛從虎口脫險驚喜萬分失言了,各位見笑了。’商隊帶隊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啞然失笑道。

說免虎躍點了點頭將張元放下。‘賈掌柜,莫不說你驚喜,我等也是一喜,有此人在卻是能安然無恙,可是我等也是想到了,凡人界規。’虎常也干笑了一下看了看一旁的心說道。

‘他是不是修仙者我也不知,我和他剛相遇時,他就吵吵著說要去拜仙師,學仙法,我怎知他卻會仙術,一路被我欺負也不還手.....’心撇撇嘴說道。眾人大概跑了一個半時辰左右的時候,肥水費閱那些練武者已經有些吃不消了,肥水費閱坐在奔跑馬車中客商更是早已經探頭嘔吐了好幾回,虎常見狀趕忙揮手示意停下說道‘停下吧,休息休息,我們都吃不消了,更別說他們了。’此時的張元當然不知道自己按照師傅平常所教自然練習,卻初虧了修仙者的吸納天地精華,淬煉本身。‘你們都看著我干什么,我又不是怪物。’入定過后的張元剛一收氣,感覺自身清爽無比,渾身動了動睜開眼睛時看到不遠處的眾人,都一個個像看什么稀罕物件似的睜大了眼睛,生怕錯過了什么。‘咳,小仙師,我等一生為凡人,那修仙者是不曾來往,也高攀不上,怎知如今身邊有一名,我等紛紛好奇觀摩,仙師卻莫怪罪。’賈掌柜幾人剛看的出神,被練完功的張元一問都有些不自然,尷尬的相互對視,還是走南闖北為的生意人隨機應變之道迅速,一聽張元話語沒有怪罪之意便趕忙打趣的說道。

‘大叔說笑了,我也只是一名普通小老百姓,當一名修仙者是我的夙愿,到現在還未成拜入仙門,只是練的師傅教的心法,讓各位見笑了。’此時眾人才回頭一看,不流跟著他們夜行的普通商客早已吃不消,要不是遇到了要命的事情,他們恐怕早就哭天喊地了。

此時的張元,在眾人心中已然是神一般的存在,張元如此一說,眾人都不敢托大,趕忙回禮致意道‘隨緣,隨緣。’大概此時張元說什么,這些人也不會在相信了,這些人只是搞不懂張元一名修仙者混進他們凡人商隊干什么。‘停車,外人休息吧,外人不得生火,不可大聲喧嘩,夜四,你們幾個人分開暗哨,盯緊點!’一眾人在虎常的吩咐下各自散開,商隊的人此時剛一下車,都是腿軟腳抖,有一些還沒緩過來的躲到一旁樹后嘔吐不止。

除此之外,張元說什么,他們是怎么也不會相信的。清早的日光照耀著整個大地、森林。

露珠還沒褪去,到處潮濕無比,一行商隊走出一片草地之時已是褲腿全濕。‘活著回來,我們落馬坡見!’虎躍看著后方,緊緊的握了握手中之物,眼中閃動著光芒的說道。‘傻子,你會仙術嗎,給我表演一個我看看。’走在商隊最后方的心悄悄的問道一旁的張元。‘我不會你說的什么仙法,我還沒拜師呢,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們這是為何?’商隊最后方的張元不解的問道。‘也對,要不然那一晚你怎么會快要死了,也不還手。’心半信半疑的想著。‘安姐姐和宋大哥肯定能安然的回來吉人自有天相。’一旁心不知何時站在了虎躍身旁一同說道。

‘此行往后,我們還需多多相互關照,在酒樓拒絕與你等同行之過,我在此向你二人賠不是!’‘那一晚,你是不是早就在一旁樹上了,我感覺那頭狼是你引過來的。’張元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質問道。一旁的心倆眼咕嚕嚕一轉,嘴巴一笑,露出倆個小酒窩快步走到張元前面雙手倒背一邊倒著走一邊打趣道‘我要是有那么大本事,我就.....’心嘟囔著嘴想了一下說道‘我就讓你當那頭狼的晚餐。’二人就這樣在一大清早的便又開始了‘相互攻擊’但不知為何,心在真正確認張元是一名修仙者之后,格外的高興.........‘我怎么感覺這小子最多是個半吊子,不然怎么會這般田地。’‘二哥切不可胡說,修仙者脾氣古怪,行蹤無定,不與我凡人來往,也不擾亂我凡人秩序,神通廣大,而且有一些人可以永遠就這般模樣,萬一是哪個神通廣大之人,故意喬裝凡人也說不定,我等交談恐怕人家隨便就能知曉。’

停頓了一下的虎常回頭看了一眼商隊最后放正在嬉鬧的二人接著說道‘不管如何,我們的東西,人家是看不上的,即使看上了,你我這些人早尸首異處了,修仙者可是能殺人于千里之外的,我們只要知道對方對我們沒有惡意就好了,如若能與此仙人攀上關系,將來也對自己大有用處的。’‘虎躍大哥這是說笑了,我要是也是帶隊鏢師,也會決然拒絕生人同路的請求,不可放在心上。’心微微一笑的回答后,又扭頭在人群中尋找張元的身影。

‘你的相好在前面一顆樹上。’虎躍會意的對著不遠處一顆大樹指道。‘三哥,二哥,昨晚......’最把邊的虎嘯突然打斷二人話語問道。

隊伍前方三名鏢師一邊觀察的周圍,一邊帶隊前行。心臉紅了一下,也沒解釋什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向張元在的那顆樹上走去。‘老四,你不知我虎威欠驚鴻一個天大的人情,如今我等見到了驚鴻如此,我結果此腰牌,即使是老大知道了,他也會接的,驚鴻不能斷,我想,此趟運鏢,也是我虎威最后一趟鏢了,回去我們便該改名了。’

虎躍一想到最晚之事,滿臉遺憾的悲嘆一聲接著說道‘放心吧,不會強求所有人,愿意留下的兄弟,我們一起扛起驚鴻的大旗,繼續著驚鴻的大事,不愿意的,自然會給安家費,各奔其主,各謀其事便可,我們兄弟們,永遠是兄弟......’商隊剛一出發一路驚險,死里逃生之后走在山澗大道上,一路沒有在遇到山賊,讓提心吊膽的眾人心中更是一沉,不知山賊藏于何處,明刀明槍咱不怕,暗箭難防心必涼。

肥水不流外人田小說免費閱讀一路上是眾人越走心中越沒底,交談的帶隊三人也是都全神貫注的仔細觀察著四周,不遠處暗哨是不是以各種方式報告平安。‘怕山賊突然襲擊啊,各顧各的交談,不戒備,被偷襲那可是最容易全軍覆沒的,到時候我們等死,你直接嗖一下飛走了。’心笑呵呵的故意說道。

詳情

猜你喜歡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肥水不流外人田小说免费阅读

内蒙古快三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