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恋秀场

類型:汽車劇地區:海地發布:2020-10-01

夜恋秀场 劇情介紹

夜戀秀場土協此人生的矮小,秀場一副賊眉鼠眼之貌,兩顆前門牙突出,兩耳細尖的向腦后垂著,讓人看了就有一種想要上前將其痛揍一頓的感覺。‘我不管那么多,你們調養之后即可離開這里,這風口浪尖之上你們跑來,若是半路被人看到,我這里整個就被連根拔起了。’那名老者很是小心的說道。

‘不,大人,那草叢里藏著三名奴工,一名獸族的大人!’另外一名奴工見自己開口慢了,便趕緊附和道。化千面無表情的看著土協,夜戀也不說話,夜戀土協看了看化千,嘿嘿一笑,說道‘不要以為你是個美人我就會手下留情,而且,你看我的目光我也看出來了,也在恥笑我的容貌,是嗎?’‘什么?一名獸族之人?怎么可能!’那名身材高大魁梧的獸族之人聽后一臉不信之色,扭頭看向孫二幾人藏著的草叢,說道‘你們二人盯著他們,其他之人隨我來!’說完之后,那名獸族之人帶領其他的獸族之人想孫二們這邊走來。

‘我......’孫二剛要說什么時,一旁的夏悠伸手將他的嘴巴在此捂住。與此同時,那名獸族之人帶領其他之人來到了孫二們藏在這一帶的草叢便,伸出大手,身后幾名獸族之人看到后松開拉著的繩子,頓時,幾只渾身漆黑的野獸跑了出去,向草叢內跑去......化千聽后心中頓時一陣翻滾,秀場但是沒有回答他。

土協看到化千沒有搭理自己,夜戀這一下讓自己更加生氣了,對方無視自己的冷漠態度在自己看來,就是在蔑視自己!那幾只野獸瞬間奔向草叢內開始到處尋找,其中一只慢慢的嗅到了孫二幾人這邊。

孫二在草叢內透過枝葉向外看去,正好看到不遠處那只野獸正好直勾勾的向這里看著,慢慢的來到身前,將鼻子探到跟前,使勁的嗅了嗅,隨后猛的收回腦袋,不住的搖頭,然后伸出前蹄扒拉了倆下鼻子,似乎聞了什么讓其很不好受的東西,隨后轉身向另外一邊跑去。越想越氣越氣越想,秀場土協突然伸手仰頭大吼了起來。就這一會的功夫,孫二整個人已經癱軟的無法動彈分毫,剛才那只野獸為何聞了聞之后沒有發現自己,大概是與袁纖纖剛才給自己那片草葉有關,具體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但是現在看來,他們是安全了。

這一幕發生的太突然,夜戀突然都讓擂臺周圍之人紛紛詫異的看向他。過了一會,那幾只野獸搜尋完這邊之后都跑回到了那幾名獸族之人身邊,沒有任何聲響。

‘把他們帶過來!’那名獸族之人很是生氣的叫喊道。過了片刻之后,秀場擂臺下人群中不知是何人大喊著‘長相突出,身材矮小,愛耍活寶。’

沒一會,那幾人便被帶了過來,然后那名身材魁梧高大的獸族之人問道‘你們可知道騙我的后果是什么?’眾人聽完之后,夜戀不知是那一人先開始笑,其他人紛紛開始跟著笑了起來,一瞬間,全場紛紛笑了起來。‘大人,小的們騙什么,也不敢騙你,騙你不等于找死嗎,那幾人真的就藏在那里,你要不信,不信,小的親自為你去找他們,我肯定他們就在那里趴著一動沒動,要不然早被大人們發現了!’四名奴工跪拜在地上哭喪著臉說道。

‘你!’聽完四名奴工的話后,那名獸族之人指向其中一名身材瘦小之人說道‘你知道他們藏在那里了吧?’‘小人看到了,小人用命發誓!’那名被指的瘦小之人聽后趕忙回答道。‘大人,若小的真告知您,您可真說話算話!’那四名求饒之人聽后,頓時雙雙抬起腦袋,看向那名高大魁梧的獸族之人,問道。

土協聽后瞬間臉都變綠了,秀場一臉憤怒的看向臺下,指著臺下眾人,說道‘笑什么笑,你們長得有多好看?誰要是不服氣,可以上來與我一戰!’‘好!你過去,若是找不出來,你們的后果你們清楚!’那名獸族之人滿臉怒色的看著那人,說道。‘真沒骨氣,我們幫他們逃出來,他們竟然要害我們,可恨!’一旁的袁纖纖聽完不遠處獸族之人與那幾名奴工的對話后,怒道,但是其說完之后從腰間又拿出一顆藥丸,伸手遞給了禿杰,禿杰接過之后想都沒想便吃了下去,在吃完之后,整個人瞬間趴在了地上,好像昏死了過去,這讓一旁的孫二看了后滿臉疑惑。

與此同時,那名瘦小的奴工站了起來,向袁纖纖幾人藏著的草叢邊走來,再快要走到跟前時,袁纖纖突然伸手一指,那名原本戰戰兢兢走過來的瘦小突然渾身一顫,然后整個人立正了身體,在原地一動不動,而伸手指了一下的他的袁纖纖整個人卻瞬間滿頭大汗。孫二強忍著腹部的猛烈的嘔吐感,夜戀雙手捂著嘴巴,夜戀向四周看去,他們此時在一處草叢中,四人低低的趴著,一動不動,而身旁的袁纖纖突然從腰間掏出幾片樹葉,一人給了幾片,然后示意讓他們都將這片樹葉放入嘴中嚼碎,然后輕聲的吐到手掌中,將手掌中嚼碎的葉片混合之物擦抹在臉頰與手背之上,三人見狀同時學到。‘你在干什么?為什么不往前走了?’在不遠處看著這里的獸族之人看到那么瘦小之人突然停在了那里好一會功夫都沒有動過,便質問道。就在獸族之人問完之后,那么瘦小之人突然大笑了一下,然后轉身向另外一個方向沒命的跑去。

抹完之后四人靜悄悄的藏在草叢中,秀場一動不動,秀場就在這時,突然遠處傳來了哀嚎聲,好像一些藏在此處逃出來的奴工被發現之后抓到了,孫二還隱隱約約聽到了求饒之聲。‘可惡的人族,盡然撒謊騙我以此逃走!’那么獸族之人看到那么瘦小之人瞬間轉身向一旁草叢處跑去,憤怒的大吼之后,伸手一指,頓時,身后趴著的幾只野獸竄了出去,向那名瘦小之人追了過去。

‘你們!’那名獸族之人扭頭看向地上跪著的其余三人,咬牙切齒的罵道‘盡然合伙騙我,果然是從那一處礦洞處暴亂逃跑出來的人不可信!’‘他們來了!夜戀’就在這時,孫二身旁的夏悠壓的很低的聲音說道。‘大人,你聽我們說,不是這樣的,大人,小的們已命擔保!’剩下的三人看到那名瘦小之人逃走之后頓時都傻了眼,又看到眼前這名獸族之人滿臉怒色,渾身殺氣的看向他們,都嚇得連哭帶喊,其中一人還失了禁。‘給我殺了他們!’緊接著一聲令下,那三人還沒來得及在說什么,便被其余的獸族之人頓時用手中的兵器貫穿心臟,三人齊刷刷的死在了那里,他們到死也不明白,為何那人會突然逃走!而與此同時,遠處黑暗中,那名逃跑之人還沒跑多遠,哀嚎聲便傳遍了周圍,變隨著幾只野獸撕咬時發出的低吼聲,沒一會,便沒了動靜。

‘走,繼續往前追,一定還有其他逃走藏起來的奴工!’那名獸族之人聽完之后,伸手一擺,便向孫二他們逃跑的方向走去,臨走時扭頭向野獸追捕而去的方向一吹口哨,幾只野獸瞬間跑了回來,來到了他們身邊,跟隨他們消失在了黑暗中。果然沒一會的功夫,秀場附近開始熙熙攘攘的有了些腳步之聲,秀場還有一些獸吼伴隨,在這些熙熙攘攘與獸吼聲離他們不遠處時,突然一名獸族之人在一聲獸吼下大喊道‘這里有幾個逃跑出來的奴工,快來!’

‘這是......’孫二待他們走回趕緊扭頭看向袁纖纖,問道,但是話還沒說完,只見袁纖纖整個人大口大口的往出吐著血沫,好像受了重傷似的。‘夏,夏悠,快,快殺了他。’袁纖纖緩了口氣,趕緊與夏悠說道。隨后,夜戀附近瞬間出現了高低不同的獸吼與奔跑之聲,沒一會功夫,從草叢中走出來四人,這四人瞬間跪拜于地,哀求道。

而孫二聽后那句殺了他后,整個人頓時發毛,他們這是準備在這里動手將自己殺了?孫二整個人向后竄時,一只手將其摁住,說道‘小兄弟,不是你。’之后,夏悠悄悄的來到了禿杰的身前,拿起他的爪子,瞬間扎破了他的喉嚨,就這樣,禿杰在睡夢中便離開了這個世界。

‘小兄弟,我們說了,我們以后就是一起的人了,你不要怕,我們不會加害于你的,我年歲已高,少主還需要一個更強,更年輕之人來保護,這樣說,你懂了嗎?’夏悠在確認禿杰是完全死了后,扭頭看向一旁嚇呆了的孫二,說道。‘說,附近還有沒有其他與你們一同跑出來的奴工,若是老實交代我們饒你不死!’一名高大魁梧的獸族之人好像是這幾名獸族之人的帶領者,看著跪拜在地上求饒的幾人,說道。‘這,這一切,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孫二剛問完一句,想要問他們他自己什么時候說要與他們在一起時突然回想起這一路來的所見所聞,沒有繼續說下去。‘有什么,等我們逃出去,去了那個地方,少主自會為你解釋一切,我們現在得趕快離開這里,這禿杰的血腥味怕會引來更多的野獸。’夏悠說完,將虛弱口吐鮮血的袁纖纖扶起,然后三人起身,便繼續向反方向的草木從處走去。

‘若是如此,為何還帶一名另外之人,我這里要是暴露了,其他地方也會跟著暴露。’那名老者死死的看著孫二,雙手藏于袖中,問道。一路上他們再也沒有碰到過獸族追捕的隊伍,三人悄悄的走了不知多久的路程,直到天空中泛起了魚白,他們來到了一處山腳下,而遠處突然有裊裊炊煙升起。‘大人,若小的真告知您,您可真說話算話!’那四名求饒之人聽后,頓時雙雙抬起腦袋,看向那名高大魁梧的獸族之人,問道。

‘我是離你們不遠的另外一名礦山管者,這次抓你們,誰抓到,就是誰的人,你們已經是我的人了,你們以前干什么與我無關,我只管多抓幾人回去為我開采,你們若是告知附近哪里還有人,我便答應你們,你們即使回去了,也不會讓你們干很重的活!’‘終于到了,我們走到那個寨子里便安全了。’夏悠看向不遠處的那個村落,說道。孫二看去,心中一想,問道‘我們現在還在北冥之地吧?’‘我們走到哪里,不是自投羅網?’孫二確認后,終于將心中的疑問問出。

‘這一路走來,我們沒有騙過你吧,你且跟隨我們到那村寨之內便知,其他之事恕在下不能告知。’夏悠笑著看著孫二,說道。‘糟了,我們身后何時跟著這么幾個人,這次糟了!’孫二看向不遠處的那幾名跪拜的奴工,臉色一變的說道。

‘不急,不要出聲,不要動,我保你沒事!’袁纖纖聽后,立馬扭過頭來,看向孫二,一臉鎮定的目光看著他,說道。孫二聽后,心中一想,對方說的也對,如果他們三人走入那村寨之內,村寨之內是獸族之人的話,他們都活不了,他們二人如此處心積慮的從哪里逃出來,不可能又去送死,反正自己離開他們也只能四處逃竄,說不準都活不到現在,跟著他們總比自己亂跑強,就這樣想著,三人相互攙扶著慢慢的走進了村寨內。

‘是的,不只是北冥之地,而且還是北冥北端,想要或者離開這里,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夏悠聽后與孫二二人扶著袁纖纖,邊走邊說。‘大人,那邊草叢里,藏著四人。’四名奴工聽后,一名奴工趕忙搶先說道。剛一到村寨口,突然一名獸族之人看到之后跑回了村寨內,沒一會,一名老者與剛才那么看到他們的獸族之人跑了出來,而那名老者看到夏悠與袁纖纖時,整個人臉色大變,趕緊吩咐那名獸族之人上前幫著扶著,然后幾人快速的向寨子內走去,沒過一會,被送到了一間大屋內,而那名老者轉身對那么獸族之人吩咐道‘你繼續出去放哨,如果有些找尋的隊伍路過問你見沒見過逃出來奴工,切莫亂說,就說沒有見過即可。’

那名獸族之人聽后,點了點頭,沒有說什么,也沒有回頭看躺著的三人,便匆匆的跑了出去。‘你們還是和當年一樣,做什么事,都愛如此莽撞,那自己的生命開玩笑!’那名老者見那名獸族之人跑走后,轉身看向躺著的三人,說道。

夜戀秀場‘沒辦法,若是不來這里,我們只能等死了,這偌大的北冥,到處是獸族之人,我們又是人族,怎么跑,都不可能跑出去的,唯有來你這里修整好,在做打算。’夏悠躺著,也懶得動一下,看著屋頂,慢悠悠的說道。‘你切勿動了殺氣,此人是我的接班人,信的過,他也不會留在這里,你無須害怕。’夏悠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趕緊做了起來,看著那名老者,解釋道。

詳情

猜你喜歡

登錄簽到領好禮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夜恋秀场

内蒙古快三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