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月杏梨

類型:原創劇地區:利比里亞發布:2020-10-01

辉月杏梨 劇情介紹

輝月杏梨化千面容在此地禁制內突然消散變幻出真容后,杏梨一直就是周圍修士關注的,杏梨原本沒有注意到的,紛紛看到跳上擂臺上化千的容貌后開始嘖嘖不已,如此美貌的女子,誰人看了不心動?況且,化千因為功法所致,整個人冷冰冰的站在那里,讓眾人看了之后更加傾心。‘真沒骨氣,我們幫他們逃出來,他們竟然要害我們,可恨!’一旁的袁纖纖聽完不遠處獸族之人與那幾名奴工的對話后,怒道,但是其說完之后從腰間又拿出一顆藥丸,伸手遞給了禿杰,禿杰接過之后想都沒想便吃了下去,在吃完之后,整個人瞬間趴在了地上,好像昏死了過去,這讓一旁的孫二看了后滿臉疑惑。

聽完袁纖纖的話,孫二與夏悠二人同時也是臉色一變,收回目光共同看向袁纖纖,與此同時,原本與虎心廝打的禿杰也一瘸一拐的跑了回來,而此時的奴工也都慌亂的炸開了窩,不知所措的看著天空。輝月而刑余滿這方跳上來一名矮小之人。‘不要看了,大家快想東南方向跑啊,不要掉隊,一直向東南方向跑去,那里是崇山峻嶺,我們跑進去之后可以沿著一條小路討回赤水國!’夏悠見狀,卯足了勁對著所有奴工喊道。

猶如是黑暗中的指明燈,奴工們聽到夏悠的喊聲之后起先是猶豫不決,但是有些人見狀也跟著大喊道‘跑吧,不跑待會那些獸族之人追來就是死,不如賭一把,要么餓死在哪里,要么被抓住吃了,反正都是死,不如賭一把,兄弟們,跑啊!’隨著這一聲的喊叫,眾人頓時像是喊救命的絕望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此時誰都沒有懷疑,對方說的確實對,不跑就是跑,跑,也許還真能跑回去,便可以活,就是如此的信念,眾人頓時如潮流一般向東南方向跑去,這其中當然也有袁纖纖孫二等人跟隨其中。大概跑了半柱香的功夫,身后的天空在此泛起火花,這次火花整個變成了紅色,將這黑暗的天空照的通明,如此同時,天空中突然出現了星星點點的藍色的微弱之光。杏梨此人正是煉獄空增派至練氣門的土協。

土協此人生的矮小,輝月一副賊眉鼠眼之貌,兩顆前門牙突出,兩耳細尖的向腦后垂著,讓人看了就有一種想要上前將其痛揍一頓的感覺。‘不好,獸族之人放出了夜梟!’袁纖纖看向天空中的藍色光電,大聲說道。

人群中在他們跟前之人邊跑邊問‘這夜梟是什么?’化千面無表情的看著土協,杏梨也不說話,杏梨土協看了看化千,嘿嘿一笑,說道‘不要以為你是個美人我就會手下留情,而且,你看我的目光我也看出來了,也在恥笑我的容貌,是嗎?’‘這夜梟是獸族之人用來夜晚探查周圍的飼養獸,天空中泛起的火光正好照亮了周圍,而夜梟又擅長夜視,是用來找我們的最好之物!’袁纖纖聽后,向一旁的人解釋道。

化千聽后心中頓時一陣翻滾,輝月但是沒有回答他。袁纖纖的話語剛落,身后末尾的人群中突然陸陸續續的傳出了哀嚎之聲,沒一會功夫,便從后方傳來了噩耗,那天空中剛才泛起點點藍色之光的是一只只不知名怪鳥,飛到了人群后方直接就開始啄人,還有些在頭頂徘徊,一直跟著我們人群不散去,好像在報告我們的位置!

‘夏悠!’袁纖纖聽完之后對身旁的夏悠說道。土協看到化千沒有搭理自己,杏梨這一下讓自己更加生氣了,對方無視自己的冷漠態度在自己看來,就是在蔑視自己!

夏悠看向袁纖纖點了點頭,然后再次卯足了勁大喊道‘大家快分開跑,記住不管去了哪里,向東南方向跑去,跑到了那處崇山峻嶺處切記不要往里走,沿著林邊向南走不要走出山林即可!’越想越氣越氣越想,輝月土協突然伸手仰頭大吼了起來。夏悠吼完之后,有些膽大之人或三五個,或十幾個相繼分開跑去,瞬間消失在了黑暗中,而天空中的夜梟也沒有跟去,還是在最多的人群上方跟隨鳴叫著。

‘大家不分開跑一會獸騎追來了就都活不下去了!’夏悠看還是大部分報一起走的心思在這夜晚中結伴狂奔,大喊道。但是大喊之后好像沒有什么動靜。‘不用再喊了,其余沒有跑的,怕是鐵了心要跟著我們跑了,我們跑哪里,他們就跑哪里。’袁纖纖一邊跑一邊伸手攔住了準備繼續大喊的夏悠,說道‘我看也差不多了,夏悠,你背好那么小哥,我們快速離開這里吧,如此長時間,肯定大部人獸族之人已經向這邊圍攏過來了。’‘小兄弟,你要去哪里,我們剛才不是說好,這一路還要相互照應嗎?’就在眾人全心關注場內禿杰與虎心這最后殊死一戰時,孫二想要趁機逃走卻不料還沒走幾步,身后便傳來了一聲叫喊。

這一幕發生的太突然,杏梨突然都讓擂臺周圍之人紛紛詫異的看向他。袁纖纖的話傳到緊跟著他們的孫二耳中,孫二頓時明白,這一步步盡然都是算計好的,如果一開始分開跑,怕是要被盯上的幾率大家是平攤,如今先是一起跑,將獸族大部分追討之人引來,在趁機悄無聲息的單獨逃走,既不顯眼,還能逃出去,而且他們從打斗完在到逃出來恐怕這一路早已經埋伏好很多獸族之人等著他們跑過去送死,如今所有人在這邊向一個方向跑去,獸族之人肯定會大批圍攏過來,這樣下來有些地方必然現在是空缺無人把守的!‘小兄弟,你要暫時受委屈了。’夏悠說完,一把抱起孫二,將孫二抗在肩上,孫二上下顛倒的同時看到跟隨他們奔跑的禿杰肩膀之上坐上了袁纖纖。

‘大伙向東南方向跑啊!’夏悠在此高聲大喊‘后面的獸族之人追來了,都別回頭,卯足了勁往前跑,跑到那邊緣地帶就安全了!’當夏悠喊完之后,身后的哀嚎聲確實越來越近,而在瘋狂逃竄的人群聽到后,更是瘋了似的向夏悠所指的方向跑去,而讓孫二奇怪的是他們四人卻是越跑越慢,在追上來的人群眾面前假裝出了一副很累的樣子。而他對面的虎心也好不到哪去,輝月渾身上下都是被掏的血窟窿,血不住的往下流淌著。沒過一會,他們便落在了人群后方,在后方便是一些老弱病殘,他們極力的奔跑著,但是還是身后不住的哀嚎聲緊緊的逼近,而袁纖纖幾人見狀,轉身向反方向西北方向跑去,瞬間也消失在了黑暗中,而在他們逃走的方向,也有幾名黑影緊隨其后的消失在了黑暗中......大概跑了有一炷香的時間,孫二在夏悠的肩膀上被來回顛簸的嘔吐了幾次,幾次想要下來時對方都拒絕了,而在嘔吐時孫二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夏悠與袁纖纖逃跑的時的走法居然不像往常一樣,而是有序的跑著,時跑,時停,但是一路上卻在也沒有獸族之人出現過。

‘禿杰,杏梨他們給了你什么好處你盡然要鐵了心背叛族群,杏梨你我二人再這樣激斗下去,最后只會二敗具傷,到時候他們可就回趁機上來將你我二人解決了的!’虎心喘著氣,說道。沒過一會,夏悠突然停住腳步,將肩膀上的孫二放下,孫二剛一下來,張嘴便要嘔吐時,夏悠急忙伸手將他的嘴捂住,在其耳旁小聲說道‘不要出聲,我們現在差不多已經在追捕我們的獸人中間了,他們的聽力很好,現在只能在這里藏著,等待時間。’

孫二強忍著腹部的猛烈的嘔吐感,雙手捂著嘴巴,向四周看去,他們此時在一處草叢中,四人低低的趴著,一動不動,而身旁的袁纖纖突然從腰間掏出幾片樹葉,一人給了幾片,然后示意讓他們都將這片樹葉放入嘴中嚼碎,然后輕聲的吐到手掌中,將手掌中嚼碎的葉片混合之物擦抹在臉頰與手背之上,三人見狀同時學到。而禿杰聽后沒有任何反應,輝月看著虎心,伸出另外一只爪子,胡亂的活動了下,準備再次攻向虎心。抹完之后四人靜悄悄的藏在草叢中,一動不動,就在這時,突然遠處傳來了哀嚎聲,好像一些藏在此處逃出來的奴工被發現之后抓到了,孫二還隱隱約約聽到了求饒之聲。‘他們來了!’就在這時,孫二身旁的夏悠壓的很低的聲音說道。果然沒一會的功夫,附近開始熙熙攘攘的有了些腳步之聲,還有一些獸吼伴隨,在這些熙熙攘攘與獸吼聲離他們不遠處時,突然一名獸族之人在一聲獸吼下大喊道‘這里有幾個逃跑出來的奴工,快來!’

隨后,附近瞬間出現了高低不同的獸吼與奔跑之聲,沒一會功夫,從草叢中走出來四人,這四人瞬間跪拜于地,哀求道。而與此同時,杏梨奴工傷亡過半之后終于將最后一名獸族之人打倒,杏梨瞬間周圍人群圍攻上去,沒一會,便將那名獸族之人的身體砸了個稀巴爛,隨著一名奴工高高的呼喊聲中,表示著奴工徹底將獸族之人殺完,隨后大批的人群向虎心圍了過來,有些膽大的已經開始慢慢的靠近,想要從背后襲擊虎心,在者,還有些膽小的,在遠處丟一些器具砸向虎心,隨著奴工打量的圍了過來,他們頓時膽子壯了許多,都慢慢的向虎心圍了過來。

‘說,附近還有沒有其他與你們一同跑出來的奴工,若是老實交代我們饒你不死!’一名高大魁梧的獸族之人好像是這幾名獸族之人的帶領者,看著跪拜在地上求饒的幾人,說道。‘大人,若小的真告知您,您可真說話算話!’那四名求饒之人聽后,頓時雙雙抬起腦袋,看向那名高大魁梧的獸族之人,問道。‘你自己了斷吧。’就在這時,輝月袁纖纖三人撥開人群,輝月走到了中間,看著滿身是傷的虎心,說道‘如今大局已定,你在堅持也只是能多殺幾人,最后還是要被我們打倒,將你羞辱一番才讓你死去,若是如此,你何不自行了斷,也不必在臨死之際受我們這些被你看不起的人欺辱一番再死去。’

‘我是離你們不遠的另外一名礦山管者,這次抓你們,誰抓到,就是誰的人,你們已經是我的人了,你們以前干什么與我無關,我只管多抓幾人回去為我開采,你們若是告知附近哪里還有人,我便答應你們,你們即使回去了,也不會讓你們干很重的活!’‘糟了,我們身后何時跟著這么幾個人,這次糟了!’孫二看向不遠處的那幾名跪拜的奴工,臉色一變的說道。

‘不急,不要出聲,不要動,我保你沒事!’袁纖纖聽后,立馬扭過頭來,看向孫二,一臉鎮定的目光看著他,說道。‘放屁!當初就該將你殺了!’虎心看著袁纖纖,一臉憤怒的怒吼道‘你是赤水皇族如何,都怪那些老東西,當初殺了你就沒有今日這些事了,如今你們馬上就能成功逃走,逃出去也好,讓那幫老東西自己享受自己的成果吧,即使今日我活著回去了,你們都跑了,我也活不成,在這里多殺一個,是一個!’虎心說完,瞬間向一旁襲去,還沒反應過來的奴工瞬間幾十人便被他的利爪劃傷劃死,其余之人見狀都嚇得向后跑去,而虎心似乎還是不依不饒,加快速度向人群沖去,而與此同時,禿杰見狀,趕忙也跟了上去,瞬間在虎心全力擊殺奴工時,在其身后將其擊倒在地,隨后瞬間撲了上去,一只爪子死死的扎入了虎心的心臟處,而嘴巴也同時張開,一口死死的咬住了虎心的脖頸,沒一會功夫,虎心便躺在那里一動不動了。‘大人,那邊草叢里,藏著四人。’四名奴工聽后,一名奴工趕忙搶先說道。‘不,大人,那草叢里藏著三名奴工,一名獸族的大人!’另外一名奴工見自己開口慢了,便趕緊附和道。

‘小人看到了,小人用命發誓!’那名被指的瘦小之人聽后趕忙回答道。‘什么?一名獸族之人?怎么可能!’那名身材高大魁梧的獸族之人聽后一臉不信之色,扭頭看向孫二幾人藏著的草叢,說道‘你們二人盯著他們,其他之人隨我來!’說完之后,那名獸族之人帶領其他的獸族之人想孫二們這邊走來。‘小兄弟,你要去哪里,我們剛才不是說好,這一路還要相互照應嗎?’就在眾人全心關注場內禿杰與虎心這最后殊死一戰時,孫二想要趁機逃走卻不料還沒走幾步,身后便傳來了一聲叫喊。

孫二剛沒走幾步,背后傳來了夏悠的叫聲,雖然不大,正好不遠處的袁纖纖也回頭看向她,當孫二回頭看去時,看到二人正一臉趣色的看著自己,等待自己的回答。‘我......’孫二剛要說什么時,一旁的夏悠伸手將他的嘴巴在此捂住。與此同時,那名獸族之人帶領其他之人來到了孫二們藏在這一帶的草叢便,伸出大手,身后幾名獸族之人看到后松開拉著的繩子,頓時,幾只渾身漆黑的野獸跑了出去,向草叢內跑去......孫二在草叢內透過枝葉向外看去,正好看到不遠處那只野獸正好直勾勾的向這里看著,慢慢的來到身前,將鼻子探到跟前,使勁的嗅了嗅,隨后猛的收回腦袋,不住的搖頭,然后伸出前蹄扒拉了倆下鼻子,似乎聞了什么讓其很不好受的東西,隨后轉身向另外一邊跑去。

就這一會的功夫,孫二整個人已經癱軟的無法動彈分毫,剛才那只野獸為何聞了聞之后沒有發現自己,大概是與袁纖纖剛才給自己那片草葉有關,具體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但是現在看來,他們是安全了。‘我尿急,去那邊小解一下,在這邊這么多人,怎么可以。’孫二看向二人,立馬說道。

‘既然......’夏悠話還沒說完,遠處天空中突然一記火光打向天空,瞬間炸裂了開來,在場之人頓時抬頭看向天空。過了一會,那幾只野獸搜尋完這邊之后都跑回到了那幾名獸族之人身邊,沒有任何聲響。

那幾只野獸瞬間奔向草叢內開始到處尋找,其中一只慢慢的嗅到了孫二幾人這邊。‘不好!北冥的獸族知道我們這邊出了亂子,現在正在發信號通知周圍的獸族之人向這里趕來,我們得趕緊離開這里了!’袁纖纖看向天空,臉色大變的說道。‘把他們帶過來!’那名獸族之人很是生氣的叫喊道。

沒一會,那幾人便被帶了過來,然后那名身材魁梧高大的獸族之人問道‘你們可知道騙我的后果是什么?’‘大人,小的們騙什么,也不敢騙你,騙你不等于找死嗎,那幾人真的就藏在那里,你要不信,不信,小的親自為你去找他們,我肯定他們就在那里趴著一動沒動,要不然早被大人們發現了!’四名奴工跪拜在地上哭喪著臉說道。

輝月杏梨‘你!’聽完四名奴工的話后,那名獸族之人指向其中一名身材瘦小之人說道‘你知道他們藏在那里了吧?’‘好!你過去,若是找不出來,你們的后果你們清楚!’那名獸族之人滿臉怒色的看著那人,說道。

詳情

猜你喜歡

登錄簽到領好禮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辉月杏梨

内蒙古快三计算器